租房市場水深難涉足 澳洲學生陷租房困境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澳洲大學生在尋找合適的宿舍上深陷困境,其中,留學生面臨的困難更大。房產中介需要提供工作證明和租房歷史,這對留學生租房造成了阻礙。然而,留學產業已成為澳洲的第三大出口產業,因此,政府應當考慮要求大學為學生提供宿舍,防止學生遭受剝削或居無定所。

Independent Australia網站19日報導,澳洲房產市場泡沫不僅影響了福利金領取者和生活貧困的工薪階層,如今已影響到租戶。對留學生來說,他們達到澳洲前已經了解了學費情況,但是卻忽略了他們還需要尋找合適的住所。澳洲住房和城市研究組織(Australian Housing and Urban Research Institute,以下簡稱AHURI)近日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探索,並發布相關報告。

報告顯示,在私人租房市場上,學生是最容易被忽視的群體。而來澳留學的學生人數增長(根據教育培訓部2017年報告,澳洲留學生人數由20世紀80年代末的幾萬人增長到2017年3月的50萬人),不僅對教育制度產生了影響,也揭示了租房制度缺乏監管和規範的現實。其他國家的大學提供了相當數量的學生宿舍,但澳洲的大學卻並沒提供。學生主要通過私人租房市場尋找住所,或通過和大學有合作關係的私營企業處租租住公寓。

儘管留學行業已經成為澳洲的第三大出口產業,但澳洲教育培訓部的一位發言人表示,目前尚未有政策或法律要求大學為留學生提供宿舍。

此外,由於房產中介需要租戶的工作及租房歷史證明,以驗證租戶身份。即使是正式職員都難以提供這些證明,而對澳洲本地及海外的年輕學生群體來說,他們更難涉足租房市場。

同時,學生顧問也普遍認為,進入私人租房市場門檻越來越高,而今年的租房成交速度也比往年更快。靠近大學的公寓租金太高,導致一些學生寧願選擇偏遠甚至跨州的出租房,增加通勤時間來上學。許多學生表示, 如果可以選擇,他們寧願住在家裡,來回奔波上學。例如,一位住在阿德萊德的學生選擇坐飛機到墨爾本上學,因為機票遠比墨爾本的房租便宜。

留學生人數的增加,尤其是在過去的10年,為短期和中期租房市場創造了日益高漲的需求,但同時也為投資者帶來了新機會。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近日宣布將控制悉尼和墨爾本移民人數,引發了爭議。澳洲移民人數(包括難民)是留學生人數的近6倍,在此情況下,政府或許應當考慮要求大學為所有學生提供宿舍並批准簽證,不僅能防止學生居無定所或遭受剝削,也能緩解一直在廉租房市場掙扎的弱勢群體壓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