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揭買屋租屋難原因 倡多建房屋少收移民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格拉頓研究院指稱,新建房屋不足和吸收移民過多,是造成澳洲人買房屋和租房屋難的主要原因。

獨立智庫格拉頓研究院(Grattan Institute)在新發佈的一份重要調查報告中警告,如果政府不進行全面的稅制改革和建築規劃改革,澳洲人將更能買得房屋,它還指出,全澳樓價連續8年急升,使低收入人士的生活質素下降,承受租金壓力,但富裕人士「安然無恙」。報告亦警告,如果按揭息率升超過兩、三個百份比,對所有業主都有「災難性」影響。

它認為,如果雪梨和墨爾本需過去十年期間多建50,000套住宅外,房屋價錢會比現在低5%至20%。它還建議大幅削減移民來幫助解決買房和租房難的問題。

格拉頓研究院總裁戴利(John Daley)表示,已置業的澳洲人由於被「捆綁」,即使樓價急升,對他們的衝擊細微。至於物業投資者,則趁雪梨及墨爾本樓價飆升,轉售物業賺取豐厚利潤。只有首次置業人士被市場拒諸門外。

報告顯示,25歲至34歲、擁有物業的澳洲人,在最新的人口普查中,由1980年代的61%減至44%﹔35歲至44歲的業主亦由75%跌至62%。

雖然年紀較大的組別中,持有物業比率保持高水平,但已「供斷樓」的比例下滑﹕55歲至64歲、已還清按揭債務的比率,自1990年代末由72%跌至42%﹔65歲以上者亦由82%減至75%。

戴利在報告寫道:「一些年紀較大的家庭,頗合理地,利用部份或全部退休強積金儲蓄還清按揭,惟損害了退休強積金制度的目的,亦意味為節省退休金津貼的開支所提供的巨額稅務優惠,原封不動。」

報告亦指出,收入最低的五份一人的住房開支(租金或按揭供款)佔收入的28%,8年間增加4%﹔與之相比,收入最高的五份一人只付10%,反映維持至今的低息率抵銷了高樓價的影響。另邊廂,大批投資者利用負扣稅優惠,避免昂貴的土地稅,湧入樓價偏低的市鎮,推高當地樓價,令低收入者承受租金壓力﹕比例由8年前的35%增至40%。

戴利警告,當息率從歷年新低回升,對所有業主都有影響。「升2%,對大多數新業主已是災難性,情況比過往更嚴重,因為開始供樓的息率是3.5%,之後升至5.5%,還款金額巨增。」

報告建議,若要令樓價降溫,當局應將資本利益稅的50%優惠收緊至25%。另外,戴利稱,住宅建造速度追不上人口增長,無法支援新移民,因而推高樓價。

(星島日報澳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