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省高考明天放榜 昔日華裔尖子回顧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紐省高考(HSC)明日放榜,對應屆高中畢業生來說,這將是改變一生的日子。不過,若在數十年後回首,究竟這一天對一個人的影響,又有多大?澳洲傳媒《Sydney Morning Herald》訪問了數名昔日的高考「尖子」,本報選譯了其中部份華裔學生的故事。

黃醫生(音譯,Nathan Wong)完成博士學位後,在阿德雷德一間醫院繁忙的急症室工作。10年前,這個當年17歲的James Ruse高中學生,在還未轉制成ATAR(大學取錄排名分數)前的UAI(大學入學指數)中,取得滿分100分。

黃說,他12年級時,花了大量時間思考畢業後要做甚麼,也很擔心做錯決定,「你有很多選擇,但你不知道。你明白世界比你的高中和社區大得多。」

黃在雪梨大學(USYD)完成三年的科學本科學位後,再到英國牛津大學(Oxford)讀了一個醫科學位和另一門選修科,之後完成一個心臟相關的醫學博士學位。他說:「大部份人(從醫)的路徑,與我一開始讀科學學位的不一定相同,但我(讀科學學位時)學習到現在有用的技巧。」

對28歲的陳律師(音譯,Melissa Chen)來說,黃醫生的想法她有共鳴。陳律師同樣在James Ruse高中畢業,也在UAI拿滿100分。畢業後,她沒有直接上大學,反而去了從軍一年。

她可能是校內惟一沒馬上上大學、中間度過一年「空檔年」(gap year)的學生。不過,正是軍中的經驗,令她決定搬到達爾文,當上刑事律師。她說:「12年級時壓力頗大,我知道我想放一個假,並且將走出舒適區,做一些體力上有挑戰性的事。」

陳律師稱:「我媽的感覺是:『為甚麼你要這樣做?』而我頗擔心休了這一年會令我處於劣勢。」不過,事後回想,這段經歷是彌足珍貴的。她稱:「你認識了很好的朋友,挑戰到你自己,並且學到了很多。」

讀大學時,陳律師想成為外交官,但在達爾文移民羈留中心的實習經驗,以及在做家暴服務時,改變了她的想法。她表示:「我真的很享受將所學的應用出來。那真的令我想成為律師。」

同一年在雪梨文法中學(Sydney Grammar)畢業的姚同學(音譯,Mark Yeow),也是拿到UAI 100分。他憶述,當年在早上9時登入電腦系統看到分數,15分鐘後幾乎每間大學的招生職員都打電話來,「一名大學人(職員)說:『我看到你將傳媒與通訊系放在首選,第二是法律,第三是醫學。』然後他好像說:『你肯定自己不想讀法律?你知道你可以入讀醫科嗎?』」

最終他選堅持自己的首選,因為他想改進寫作技巧。大學畢業後,他去新加坡從事公關,並在當地開展了自己的營銷生意。他說,高考教了他一些珍貴的東西,但自他畢業後,其完滿的分數算不上甚麼,「它只教了我沒有問題是不能解的,你只需要找正確的方法用到它身上。」

在UAI之前,大學的分數是以TER(大專入學分數)計算,總分為500。30年前在雪梨男子高中(Sydney Boys High School)畢業的許同學(音譯,Jason Hui),拿了當年全省最高的496分。當時他猶豫要選讀工程還是醫學。

30年過去,他興幸自己選了醫學。許醫生憶述:「我在17歲完成了紐省高考時,充滿了未知數。如果最終我就讀科學相關的學系,我仍然會非常高興,但我真的喜歡醫學,我沒有後悔。」

成為當年「尖子中的尖子」,那一年到處的大門都為他而開,包括他整個大學生涯的獎學金。不過,現在是腸胃和肝臟專科醫生的許說,在高中畢業之後,人生變得更有挑戰性,和更有趣,「人們認為,紐省高考是最難的考試,但大學顯然比紐省高考更難。你必須更自律和獨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