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讓留學生及格, 澳洲各大學的教師面臨校方壓力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隨著對于大學招收那些英語差的留學生的疑慮增加,學者們說他們感到壓力得讓學業困難的留學生及格。

一位學者說他離開澳洲去海外工作的原因是“道德和倫理困境”。

“一旦注冊課程的學生中留學生的比例超過一半,就有很大的壓力要讓那些學生及格,但是幾年前這樣的水平我們是不會讓他們及格的。”

“沒有教師願意學生不及格,但是一個班上如果有很多人不及格的話,也反映了教師表現以及課程設計差。”

週三有60多名學術人員,輔導老師,學生和家長告訴墨爾本《時代報》他們對于部分留學生英語能力不足的擔憂。

《時代報》曾披露維州政府呼籲對留學生入學的英語要求進行審核。

這位不願意透漏姓名的學術人員說在他在維多利亞大學任教三年間,留學生的人數翻了四倍,他擔心這會毀了他的事業。很多留學生英語能力嚴重不足。

“我們知道,也一再被學校行政人員告知,在政府撥款不確定的今天,留學生帶來急需的利潤,支持我們的就業和研究活動。”

“但是我們也知道很多留學生的英語能力不足以讓他們進行有意義的學習,或者滿意地完成作業。”

另外一名學術人員則談到留學生告訴她的各種悲慘故事,乞求她讓他們及格。

學生會說:“我家長沒錢,我得每週工作20小時”,“沒人肯和我一組,所以我的小組作業一再不及格”,“請讓我過,請別趕我走,請別讓我父母發現。”

一位母親和學生稱部分大學課程是用中文教的,因為留學生無法理解用英語發出的指示。

“講師是中國人,開始用中文講課,讓兩名母語為英語的學生完全被隔離,” 一名女性寫道。

本地學生也團隊不得不和基本不會英語的留學生一起完成小組作業提出擔憂。

“小組作業是設計一個宣傳來推廣使用浸了殺蟲劑的蚊帳來防止瘧疾。那名學生看上去不知所措,好幾週都沒講什麼。在最終演講前的最後一堂課上她問‘到底誰懷孕了?’”

另一名學生說他不得不重寫英語差的留學生交上來的作業,因為這是小組作業的一部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