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昆州大選: 現任州長大獲全勝 工黨得50席 自由黨得34席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昆士蘭州大選於周六(10月31日)舉行,現任州長帕拉斯祖克(Annastacia Palaszczuk)嚴格的邊境政策幫助她取得了決定性勝利,她不但贏得第三任期,而且她領導的工黨能夠組成多數黨政府。

ALP贏得了50個席位。  LNP贏得了34個席位;  KAP在3個席位上,Greens在2個席位上,一國黨則只有一席位。

這次大獲全勝使得51歲的帕拉斯祖克成為昆州工黨的傳奇人物,她不但贏得三屆選舉,而且在她這次四年任期結束後,她將取代前工黨州長彼得•比蒂(Peter Beattie),成為二戰以後昆州工黨任期時間最長的州長。比蒂曾任職九年。

帕拉斯祖剋星期六(10月31日)深夜在Inala的競選慶功會上,對她的支持者表示感謝。

她說,昆士蘭經歷了COVID病毒大流行的艱難時期,但是她現在致力於重建經濟。「 COVID造成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損失,但我們確保了昆州的安全。」

「成為這個偉大州的州長我深感榮幸,你們在接下來的四年中賦予我信心。」她說。

反對黨領袖德布•弗雷克靈頓(Deb Frecklington)對選舉結果認敗,她表示將尊重選民的決定。但是她讓帕拉斯祖克女士就疫情之後如何挽救經濟制定具體計劃。她說:「為了昆州,我敦促她發展經濟並為我們州創造就業機會。」

弗雷克靈頓女士計劃繼續擔任昆州自由黨領導人。

澳廣ABC的評論報導稱,昆州工黨的勝利可視為COVID-19選舉的必然結果。昆州沿襲了北領地和紐西蘭的例子,在這些地方,現任政府都因成功地控制了疫情而獲得回報。

悉尼晨鋒報的評論文章稱,這次選舉是疫情期間舉行的第一次州大選,全國各地的現任議員,尤其是總理莫里森都從中敏銳地吸取了經驗。文中預計,莫里森政府將乘勝追擊,聯邦大選最早可能在明年八月舉行。

至於為什麼昆州自由黨和國家黨組成的執政聯盟(LNP)會慘敗,周六晚上,LNP的許多成員都說到一點——包括前黨魁Tim Nicholls,副手Tim Mander和昆州國家党參議員Susan McDonald都談到,作為反對黨在疫情這個時候要表達自己的政見是多麼困難。

可能是這樣,但是疫情並不是唯一的理由。

持異見之一者是前昆州州長坎貝爾•紐曼(Campbell Newman),他不接受COVID-19的借口,他在推特上寫道:「一年前的初選LNP得票率是36%。可見在大流行之前,我們的問題已經出現了。」

LNP在這次選舉中35%的得票率僅比該黨在2017年選舉中獲得的選票高1.1%,並且遠低於紐曼失敗時的41%。

其實,一年前帕拉斯祖克政府也是問題重重——失業率居高不下,經濟增長緩慢,工黨在熱煤項目上不知該如何定位。

甚至當COVID-19造成一切停擺時,對州長的高支持率也不能轉化為對工黨政府的支持,一些民意調查顯示,工黨初選的得票率仍處在30%低位。

即使在競選初期,工黨仍準備在湯斯維爾和凱恩斯失去至少一個席位,可能失去兩個或三個席位,在東南部再失去四個席位。

結果,工黨僅失去一個席位給了綠黨,同時從自由國家聯盟那裡贏回三個席位,可以說是最理想的情況了。

僅COVID-19不能解釋這一點。但帕拉斯祖克頂住各種壓力、強硬關閉邊界的行為,也確實拉高了工黨的支持率。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前聯邦財長斯旺(Wayne Swan)說,昆州工黨壓倒性的勝利將震撼堪培拉,特別是那些為爭取重新開放州邊界而進行強烈宣傳活動的人。

「我一直認為[州長]的COVID措施得到了公眾的大力支持,但我不確定這是否能轉變為席位。」

州長的父親亨利•帕拉斯祖克先生說,領導昆州是女兒命中注定的事。亨利•帕拉斯祖克(Henry Palaszczuk)因在選區Inala連續八次當選而被昵稱為「亨利八世」,他在布里斯班西部擔任了22年的議員席位,然後傳棒給女兒。他說:「我們都知道她有能力成為州長,甚至從她七年級起就展現了才幹。」

他說:「事實上,她四歲時就可以與我的一些朋友進行政治對話,我們家牆上貼滿了歷任工黨總理的海報。這是她的宿命。」

Palaszczuk女士的親密朋友兼Oxley選區聯邦國會議員米爾頓•迪克(Milton Dick)說,州長頂住各界壓力堅持關閉州邊界幫助她贏得了勝利。「在過去的兩周中,我們看到在商業利益的驅動下,來自南方各州要求昆士蘭做這個那個,這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我認為很明顯,安靜的昆士蘭人出動了,他們支持安娜斯塔西亞成為他們信任的領導人。」

「我們住在這裡,我們知道什麼是對我們州最有利的,選民相信安娜斯塔西亞,她不會被吵雜的聲音影響,被不住在這裡的外州人告知我們應該怎麼做。

Palaszczuk先生同意女兒對疫情大流行的處理幫助她在大選中獲勝。

他說:「今年,對於澳大利亞和昆州的每個人來說,都是可怕的一年……我認為人們變得非常恐懼。」

「他們希望他們的領導人,從總理到州長,要堅持做正確的事情。」

「我認為情況就是如此,總理莫里森以身作則,尤其是通過引入國家內閣制度,所有州長也都做了正確的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