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許為我哭二十分鐘】洪丕柱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只許為我哭二十分鐘
洪丕柱

今天看新聞,一條來自英國的新聞讓我感慨萬分新聞的標題是“只許為我哭二十分鐘
為我哭吧,但只許哭二十分鐘。”這話是一名面

死神的九歲小男孩在臨死前

他們的父母發出的指令。

11日下午雅虎新聞報道說,這名九歲的男孩知道他只有幾星期甚至幾天可活。他知道他的癌症已擴散到全身。可是他居然堅持活了四個多月,為的是要見到當時還沒有出生的妹妹!

這名男孩叫貝雷庫伯(Bailey Cooper),是英國布列斯托爾(Bristol)人。《布列斯托爾郵報》報道說,2016年他被診斷患有一種罕見的癌症: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

當時他只是訴說感到不舒服。最初醫生認為他只是胸部感染,但進一步檢查的發現和診斷是任何父母都不願聽到的:癌症已經到了第三期。醫生馬上為他進行化療並使用類固醇藥物。到2017年初,病情有所緩解。當時醫生們認為小貝雷已沒有癌症的跡象,只需每三個月回去做一次複查,做些常規檢查即可,情況正在改善。可是到2017年八月,情況卻突然再次惡化:癌症復發,並到了晚期,成為不治。醫生們告訴家人,他們已無能為力,貝雷可能只能活幾天,至多不會超過幾星期。

可是小貝雷並不願就此作罷,他知道他會死去,他並不害怕,但他知道他的小妹妹將會在十一月底出世,他想等到看到小妹妹後才走。
父母想,小貝雷堅持到那麼久的。可是要看到小妹妹出生的決心居然創造了奇跡。十一月底,母親瑞切庫伯生下了小女兒,貝雷的小妹妹蜜麗。貝雷非常開心,他在病房裡抱著小妹妹,為她做一哥哥所能做的事:給他換尿片、親她、給她洗澡、唱歌給她聽。

可是癌症的最後攻擊非常兇猛,小貝雷一天比一天衰弱。到去年聖誕夜上午,醫生讓家人聚集到貝雷的病床邊同他告別。

父親黎對他說:貝雷,你安靜地走吧,別擔心小妹妹。

貝雷知道時間到了。他對父母說:我去了。為我哭吧,可是只許哭二十分鐘,因為你們還得照顧弟弟妹妹。

說完他吐出最後一口氣,閉上了眼睛,眼睛裡流出一顆大淚珠,平靜地走了。

父親說那時候我感到渾身麻木,但是想到他已經不再受苦,我們為他高興。

從照片上看,貝雷是一名陽光男孩:痛苦的化療使他成了光頭,可是他的臉上笑容自然而燦爛,非常可愛。九歲的孩子已經懂得生命的意義,懂得死亡的可怕,感到自己要死,離開爸爸媽媽和弟弟妹妹,他會感到傷心難受。可是他不是害怕自己生命的消逝,他嚮往、而且是堅持要迎接即將到來的新生命:妹妹,他的生命的延續。他為妹妹的到來感到高興,為她做力能所及的事。這是能使她的父母親感到慰藉的。

令我感動的是不光是他的懂事,不讓父母過於悲傷,而且是他的合理和真誠。他不是像我們的一些文藝作品所可能描寫的一個乖孩子,臨死時對父母說:不要哭,不要悲傷,忘了我吧,你們要當心身體啊!這種孩子說的話有點做作。哪有孩子死了父母能忍住不哭的?而且哭也是一種對痛苦的解脫和發洩,是合理而必要的。所以貝雷說:“為我哭吧,但只許哭二十分鐘”。這富有孩子氣的說話,又帶有一些命令性,顯示出對父母和弟妹的毫無做作的真愛。

死亡是文藝作品的一個永恆的主題。但是死亡對人們並不公平。有些人活一百多歲,有的人只活幾天、幾個月、幾年;有些正在生命的興旺期,對未來充滿盼望的時期,就沒有選擇,只得死!貝雷如果能活幾十年,我想他會是一個成功的人、有愛的人、有用的人,因為甚至到臨死,他都毫不做作的地、出於本心自然地顯示出對父母、對小妹妹的愛。

而這僅僅是一篇報道,還不是真正的文學作品(儘管筆者在上面對它做了改寫),它已經使我感動萬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