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450万巨款后人间蒸发!帕尔默身后的神秘华裔女子,是商业伙伴抑或红颜知己?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自昆州镍业公司倒闭后,公司清算人一直在寻找一位名叫张正红(Zhenghong Zhang,音译)的神秘华裔女子,她被指在2012年底收到帕尔默(Clive Palmer)450万澳元的转款,随后失踪,有消息称她可能现在身处中国大陆。

 

据澳洲新闻集团报道,调查发现,Palmer与张正红的关系也许比以往大家所知的还要密切。在昆州镍业公司倒闭后,需求冻结Palmer资产的清算人正到处寻找张正红,向她追讨那笔450万澳元巨款。同一天,Palmer还向另外一名吉尔吉斯坦的神秘女子Evgenia Bednova转款100万澳元。

对于和张正红的关系,Palmer并未明确说明,也没有详细解释为何会给她如此巨额的款项。张正红分两次收到这450万澳元,第一笔400万澳元打入她的北京个人账户,第二次50万澳元则是转入她布里斯班的联邦银行账户。

 

张正红在布里斯班Graceville区Tweedale St有一栋独立屋,距离市区只有几公里远,Palmer就住在她的隔壁。报道称,张正红50出头,在布里斯班有个兄弟,后者已婚并育有两个女儿。

接受澳媒采访时,他并没有透露张正红详细情况,自称“英语不太好”。但他的女儿向澳媒证实,张正红是她阿姨,且已身处亚洲。当澳媒想要进一步了解时,张正红兄弟斥责“你们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报道称,张正红这栋两层独立屋于2004年建成,文章亦指出,有传闻称它其实是Palmer送给这位“备受信赖和重视红颜知己”的礼物,但Palmer未就此置评。奇怪的是,张正红家中并没有信箱,但她又在选民名册上,这意味着她是澳洲公民。

多位了解其商业运作的Palmer昔日同事和竞争对手均表示,听说过她,但从未见过张正红本人。邻居称,现在还能看到她家中来来往往的车,但她本人早已不住在这里。用于帮助昆州镍业公司被裁员工追讨欠薪的PPB咨询委员会表示,正在澳洲及中国香港对张正红采取法律行动,但法庭传票一直无法送达,因为没人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PPB曾尝试前往该公司位于香港证交所上登记的地址寻找,但无人听说过她。澳洲新闻集团追查到北京房山一处匿名写字楼,希望能在Palmer旗下公司Mineralogy的办公室找到她,发现公司所在的504房的门外没有任何标志,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台复印机、几个抽屉、堆在地板上的文件,以及一个叫伊宁(Yi Ning,音译)的男子。

 

周边办公室表示,经常听到伊宁用英语讲电话。当澳媒询问他是否知道Palmer或张正红时,他拒绝回答。报道指出,Mineralogy公司的商业执照上,注明伊宁和张正红为公司法人,Palmer为首席代表。

去年初,Palmer在一次联邦法庭听证会上表示,支付给张正红的这笔钱“不是用于个人用途,而是公司用途”。据Palmer称,自1996年以来,张正红就一直担任翻译,作为公司代表在中国参与重大交易。

在澳媒采访张正红兄弟后的两天,有神秘中国人来到她的住所,并从车库取走文件。邻居表示,“没有人住在这里,但会有看起来很昂贵的汽车直奔车库,我好像见过有人住过一两次,很快就走了。”

一位老邻居记得张正红,她说,“我知道Caroline,她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但并不年轻。她曾在马来西亚担任翻译,没有结婚。”

澳媒了解到,张正红原先有辆银色宝马车,后来换了奔驰,听说也是Palmer所赠。张正红早先在澳洲注册为独资生意,但2013年初,即获得450万澳元巨款后不久,该生意被注销并离开了澳洲。

 

Palmer并不确定,在随后几年里,这笔钱是在中国花掉了,还是又重新使用了。他称,“我对她有信心,是为了我们的商业利益”。Palmer曾经对中国市场抱有宏图大志,希望能够将商业版图拓展至中国。

拿了450万澳元的张正红是否还会露面,谁也不知道。这笔钱用在Mineralogy公司的中国生意上了?个人花掉了?还是Palmer在境外可信之人手里“屯粮”,有备无患?这些也都没人知道。

有一点知道的是,Palmer的侄子Clive Mensink,去年年中曾在香港出现过一天,随后又离境并消失无踪。澳洲新闻集团希望采访Palmer,但被对方拒绝了。他发送的回复短信称,“我退休了,对采访不感兴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