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山水图》疑为伪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丝路山水图》疑为伪作 !(陈政耀)

2018年春节联欢晚会,由央视著名节目《国家宝藏》主持人张国立,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香港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三人共同在晚会上向世界华人展示了这幅《丝路山水图》。

我怀疑此为日本人的伪作。

目录
一、画中地名有日本字“灰”
二、画中的“力”字疑为日本假名
三、“羽”字的写法也为日本风格
四、河流的画法类似日本浮世绘
五、与宋朝河流画法有相似之处
六、关于此画的鉴定者傅熹年先生
七、关于此画的研究者林梅村先生
八、可疑之处
九、推测之论
十、写在最后

一、画中地名有日本字“灰”

“俺的灰城”中的灰字写法为日本字,汉字里没有这种写法。
虽然中国汉字多有异体字,但是这种写法只有日本字才用。

二、画中的“力”字疑为日本假名

中国汉字都是方块字,无论笔画多少,高矮胖瘦大小几乎一样,即使是单体字也会写在正中央,不会偏向一边。而画中的“力”字很不协调,偏左一些,比正常汉字也稍微小了一点,似乎是日本假名的写法。如果诸位有兴趣仔细观察一下,会发现画中所有“力”的写法都是日本假名的写法。

三、“羽”字的写法也为日本风格

中国人写“羽”字一定是写成“提”。如
而如画中“打刺羽用”这种写成两撇的字,只有日韩才用
在微软字体里有一款字体,名字叫adobe Myungjo Std M. 打出来就是这种字,统称“明体”。是日本人zuixian 使用,然后传入韩国。
我检索了一下关于字体的知识。网上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常用的韩文字体有哪些?》,内容为“韩国国立国语院把Myungjo(명조)和 gothic(고딕)外来语分别顺化成Batang(바탕)dotum(돋움)两个纯(固有)韩国语,特别是Myungjo(명조明朝)这个字体名,更是从日本过来的舶来品。”

网络百科解释说“日本的明朝体(日语:明朝体/みんちょうたい Minchōtai),是由于美国人姜别利(William Gamble)于1859年将上海美华书馆所制的六种字体传入日本,并指导日人本木昌造电镀字模制造法所成的字体,因为仿自明朝万历年间之字体,故称为“明朝体”,日本今沿用此称呼。”

四、河流的画法类似日本浮世绘

这是原画中的河流。以下三张为日本浮世绘的布料图片,来源于网络。

五、与宋朝河流画法有相似之处

在保留下来的宋朝时期的绘画中,确实有类似的名画。如夏圭的《长江万里图》等等。此处存疑。我在绘画方面的知识非常缺乏,垦请绘画大师们鉴别之后给予参考意见。

六、关于此画的鉴定者傅熹年先生

通过网络查询获知,此画的鉴定者为傅熹年先生。傅先生是著名建筑历史学家、文物鉴定专家,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为工程院院士。他的研究著作多是建筑历史学方面的,然而对此类明清时期古代书画的鉴定,难免令人认为专业不太相符。

而且这种国宝级的名画,只通过傅熹年先生一个人的鉴定结果就下断论未免有些草率。

七、关于此画的研究者林梅村先生

通过网络查询获知,此画的研究者为林梅村先生。林先生是丝路考古学专家,研究内容为西域汉简、文书、文明文化等等,也不是明清书画的鉴定专家。

据我所知,考古和书画鉴定完全是不同的专业,如在古物鉴定方面,陶瓷和书画都不属于同一个专业,青铜器也不可能和书法混杂在一起鉴定。

我绝对相信林梅村先生和傅熹年先生的专业素养,但是也希望“对于国宝的鉴定结果”–不要只有一两个人的“孤证”。我希望有更多更专业的书画家、书法家、明清书画鉴定大师们共同参与,这样的鉴定结果才更有说服力。

八、可疑之处

此画属于无款作品,本属于有意造假的嫌疑,又无印章和题跋,更没有任何年月文字记载。

据说原画长度大约40米,目前只现存有30多米,那些被割掉的部分是否就包括印章题跋,为何会被割掉?中国明朝国宝为何含有日文汉字和假名写法,又为何技法与日本浮世绘何其相似,最后又是通过日本人买回来的,这些种种之处令人生疑。

九、推测之论

此画的来历,据网络报道是:
2002年,中国收藏家易苏昊、樊则春造访藤井有邻馆征集中国文物,在馆内偶然发现此画,最后花费巨资买到了这件《蒙古山水地图》。因此最初拥有者为日本藤井有邻馆。

我推测最初日本人确实从中国弄到一幅真画,原画为明朝真本原作,日本人仿照原画仿制了此画,可能还有其他版本,不一定只仿制了一份。最初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拷贝留存,并非为了买卖伪作赚钱,因此基本按照原画仿制,也没有刻意隐瞒,所以在某些地方才会带有日本书法和绘画技法的特点,甚至有题跋和印章,只是可能是日本人的名章和题跋,让人一目了然,一看就知道是日本的仿制品。

然后到了现今,一些利欲熏心之徒利用国人的爱国心理,把带有日本题跋和印章的画卷割掉重新装裱,再用装裱过后的伪作卖给我们国人,这样除了可以假冒明清古画名作之外,剩下的10多米带题跋印章的残画,将来装裱之后还能卖一个大价钱。

十、写在最后

我是一个普通的海外华人,看到国宝回到中国也异常雀跃,然而,非常担心这不是一次荣耀的回归。日本人为何保有华夏地理图,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担心中华学者和许荣茂先生的爱国之心被人利用,呼吁有更多更专业的书画家、书法家和有一定常识的读者们一起参与,去伪存真,让真正的国宝回归,盼泱泱中华学者学子奋而崛起,慧眼识宝,勿为贼子耻笑我华夏无人也!

本文为陈政耀原创,转载敬请注明。

以上观点属个人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