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保父母移民條件加辣 中國印度社區聯手抗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柳增池和他的家人合照。民族台

聯邦政府上月突然提高家庭團聚簽證擔保人的年薪要求,一批已「入紙」等候多年的人頓失擔保家人來澳的資格。澳洲新移民兩大來源國──中國和印度的社區人士,正合力要求政府撤回新要求,以免他們在澳洲一家團聚的夢碎。綠黨正準備在參議院提出「駁回動議」,嘗試廢除政府的新要求。

上月中,譚保(Malcolm Turnbull)政府通過新例,一對澳洲夫婦若要擔保海外父母移民來澳,夫婦的年收入須達到11萬5,475元,較以往的4萬5,185元高逾一倍;擔保父母的單人年收入要求8萬6,606元。

民族台(SBS)報道,華裔社區正發起網上聯署,促請國會收回新要求。他們的行動獲得澳洲近年最大移民來源國──印度的社區加入。

綠黨參議員麥堅(Nick McKim)昨日表示,如果工黨同意其「駁回動議」,他有信心可獲足夠的獨立議員支持,「這次修定太過份了。目前(擔保人)已要提供大量保證。這(新要求)純粹是懲罰的行動,旨在設下路障,令人們與家人更難在澳洲團聚。」

工黨形容,政府的新要求是「偷襲」移民家庭,但它未承諾支持綠黨提出的動議。

按目前的家庭團聚簽證審批程序,在最後的階段,申請人須向綜聯(Centrelink)提交擔保人支持簽證申請人的證明文件「Assurance of Support」(AOS),以展示擔保人有足夠收入和存款支持申請者日後的生活。

社會服務部長泰行(Dan Tehan)說,新要求「沒有追溯力」,若擔保人在4月1日提交AOS給綜聯,當局便會按舊要求處理,「澳洲政府希望確保新移民有財政能力支持自己,同時確保社會保障制度可持續。」

不過,很多申請人已遞交簽證申請很多年,只要其個案一直被內政部積壓,以致未到審批最後階段,故未有遞交AOS。這批人則要接受新要求的規定。麥堅批評:「政府可以玩所有文字遊戲,但這些影響事實上是有追溯力的。如今影響了數以萬計的人,他們只想與家人團聚,很多人都是按舊框架來計劃,現在(政府)卻對他們『搬龍門』。」

其中一名抗議政府新要求的是華裔男子柳增池(音譯,Zengchi Liu),他在9年前擔保父母申請家庭團聚簽證。他說,新措施並不公平,「我正在受薪金(要求)不斷增長的壓力。我不知道要怎樣做,真的非常大壓力。」

印裔澳人一直推動當局實行父母長期居留簽證。其中一名發起人德高(Arvind Duggal)稱:「我們正宣傳中國社區發起的聯署行動,並會在推動宣傳運動期間,向所有接觸到的政客和社區領袖提出這議題。」

柳增池希望,在中國和印度的社區領袖聯手下,政府的新要求被撤回,「現在印度和中國社區領袖聯手抗議這些不公平的改變,真的好了。政府需要看看它(新要求),(它)非常不公平。」

印度裔女子谷塔(Shruti Gupta)擔心,如果政府不撤回新要求,她年長的家婆(丈夫的母親)會被留在印度,沒有任何家人支持,「她獨居在印度。我家公已逝世,沒有人照顧她。我們希望帶她來這裡,但修法破壞了我們的計劃。」

谷塔目前在保安行業工作,丈夫是的士司機。她說,兩夫婦的收入不符合新要求,「那是非常不公平,非常不公義。像我們的新移民不單受財政困難之苦,還要面對這些經常改變的法例。目前狀況令我們極之焦慮。」民族台報道,很多家庭已支付數以萬計的簽證費,現在才發現他們不合資格。

古拉(Sukhdev Kaur Kular)兩年前來到澳洲,跟她兒子一起居住,她獲兒子擔保的簽證申請已到最後階段,但新要求下她兒子的收入不達標。她說:「考慮到兒子能提供支持給我,我支付了一大筆簽證費。現在,突然事情改變了,我發現他不能提供支持給我。這筆錢我在印度可以做很多事,甚至可以買一間屋。我只希望它(政府)撤回新例,將制度還原。」

在印度社區長期倡議下,聯邦政府去年5月宣佈推出新的父母長時間臨居簽證,最長10年期。3年簽證費5,000元,5年則要1萬元,並可續簽一次。德高說:「簽證費太貴了,只有富人可以負擔。這不是(政府)對我們的承諾。如今同一件事再發生在贊助移民計劃上。每個人都應可跟家人和年長父母同住,不只是那些富人可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