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長期興旺副作用 雪梨住房壓力達高峰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雪梨的樓市長期繁榮已導致這座城市八分之一的中低收入者處於住房精神壓力之下,在澳洲各地比率最高。

最新的「澳洲家庭、收入和勞動動態」(HILDA)調查報告顯示,雪梨的住房精神壓力率在2001至2004年為10.1%,在2013至2016年期間達到歷來最高的13%。這項備受業界重視的調查還顯示,45歲以下人士擁有住宅的比率急劇下降,這一情況表明,由租客轉為房主已變得比原先困難得多。

調查還發現,住房壓力最大的是那些一地兩宅房屋的租客和業主,它「也許反映出大城市內城區房屋租金與價錢強勁上漲」。

報告共同作者,墨爾本大學的Roger Wilkins教授,把雪梨有住房精神壓力的居民比率上升,歸咎於樓市長期興旺,價錢高漲。他說:「房屋價錢,以及在某種程度上房屋租金,上漲幅度超過工資收入。這是真實的底線。」

雪梨的房屋中位價,在2012至2017年之間,增長超過50萬元,儘管過去一年房屋價錢開始回落。雪梨中低收入居民的住房精神壓力比率上升,在這十多年來經濟長期強勁增長和低業率低的情況下出現。

一個家庭如果住房開支,包括租金和供還房屋貸款,佔到收入的30%以上,被認為處於住房精神壓力之下,而處於這一壓力之下的人士,40%屬於低收入家庭。

從全國來看,房屋租金已擠佔了中低收入者的家庭開銷,五分之一租房屋居住的中低收入者,處於精神壓力之下,相比而言,約10%的中低收入房屋業主,處於精神壓力之下。各其他各大城市中,墨爾本9.7%中低收入居民處於住房精神壓力下,布里斯本為10.5%,阿德雷德為8.4%,柏斯為8.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