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系統逐漸崩潰 大堡礁正走向滅亡?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每個訪問澳洲的中國遊客心中,位於昆州的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一定是必去觀賞的景點之一。然而,這一世界自然遺產近年來卻頻頻因“即將消失”而登上新聞頭條。

據了解,大堡礁近年來經歷了嚴重的白化現象,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在2016年珊瑚白化事件發生後,大堡礁大約有30%的珊瑚死亡。而最新公佈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簡稱IPCC)報告更是表示,如果澳洲不採取強有力的行動,大堡礁將錯過避免徹底毀滅的機會。

在每個訪問澳洲的中國遊客心中,位於昆州的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一定是必去觀賞的景點之一。然而,這一世界自然遺產近年來卻頻頻因“即將消失”而登上新聞頭條。

據了解,大堡礁近年來經歷了嚴重的白化現象,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在2016年珊瑚白化事件發生後,大堡礁大約有30%的珊瑚死亡。而最新公佈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簡稱IPCC)報告更是表示,如果澳洲不採取強有力的行動,大堡礁將錯過避免徹底毀滅的機會。

實際上,大堡礁早已因接連不斷的白化事件而經歷嚴重的破壞。而白化均是由氣候變化造成的。珊瑚的白化也造成了其他多方面的壓力,例如農業沉積物和養分徑流導致水質變差等。世界頂級珊瑚礁研究專家休斯(Terry Hughes)與幾十位科學家早前曾在《自然》科學雜誌上撰文分析了全球氣候變暖與大堡礁白化間的聯繫。在他們眼中,2016年爆發的大堡礁白化無疑是一場災難。過去18年時間裡,共出現過3次全球性珊瑚礁大規模白化現象,2016年的這次範圍最廣、危害最大。健康的珊瑚會呈現出紅、黃、綠、藍、紫等靚麗色彩,這是由共生藻的顏色疊加在珊瑚蟲本身色素之上所形成。珊瑚礁白化,顧名思義,即組成珊瑚礁的大量珊瑚群落在視覺上呈現白色。科學家認為,這是它們走向死亡的前兆,而導致白化的原因則是海水溫度變化。海水溫度升高後,為珊瑚提供絕大部分氧氣和營養來源的共生藻會死亡或離開,僅剩下透明的珊瑚蟲群體或珊瑚蟲死亡後殘留的白色碳酸鈣骨骼。

在IPCC報告發布後,休斯表示,儘管外界對大堡礁的預測十分悲觀,但如果及時採取行動,其仍然有恢復的希望。 “如果我們真正著手認真工作,實現1.5℃以內的變暖規模,仍存在著微弱的希望。如果我們在未來10 或20年裡推遲削減溫室氣體排放的行動,那麼我們將超過1.5℃的目標,並可能超越2℃,我們已經沒有能浪費的時間了。”

IPCC報告同時顯示,截至2100年,全球海平面將在全球變暖1.5℃的情況下降低10厘米,這減少了1000萬人口正面臨的生存威脅。這是因為,相比氣溫上漲2℃,將變暖規模維持在1.5℃及以下水平,可以避免許多氣候變化的影響發生。乾旱及暴雨包括熱帶氣旋發生的風險,在2℃時發生的概率要比1.5℃要高。而對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包括物種滅絕)的影響,亦是如此。

該報告證實了海平面上升對世界各地沿海地區造成的嚴重風險,包括澳洲的太平洋鄰國。日益加劇的氣候變暖將加劇小型島嶼和低窪沿海地區遭遇海水入侵、洪水和基礎設施被破壞的威脅。

與此同時,與氣候有關的健康、生計、糧食安全、供水和經濟增長的風險將隨著全球升溫1.5℃而增加,並在2℃的情況下進一步惡化。隨著氣候變暖的惡化,貧窮和弱勢人口也將隨之增加。

實際上,大堡礁早已因接連不斷的白化事件而經歷嚴重的破壞。而白化均是由氣候變化造成的。珊瑚的白化也造成了其他多方面的壓力,例如農業沉積物和養分徑流導致水質變差等。世界頂級珊瑚礁研究專家休斯(Terry Hughes)與幾十位科學家早前曾在《自然》科學雜誌上撰文分析了全球氣候變暖與大堡礁白化間的聯繫。在他們眼中,2016年爆發的大堡礁白化無疑是一場災難。過去18年時間裡,共出現過3次全球性珊瑚礁大規模白化現象,2016年的這次範圍最廣、危害最大。健康的珊瑚會呈現出紅、黃、綠、藍、紫等靚麗色彩,這是由共生藻的顏色疊加在珊瑚蟲本身色素之上所形成。珊瑚礁白化,顧名思義,即組成珊瑚礁的大量珊瑚群落在視覺上呈現白色。科學家認為,這是它們走向死亡的前兆,而導致白化的原因則是海水溫度變化。海水溫度升高後,為珊瑚提供絕大部分氧氣和營養來源的共生藻會死亡或離開,僅剩下透明的珊瑚蟲群體或珊瑚蟲死亡後殘留的白色碳酸鈣骨骼。

在IPCC報告發布後,休斯表示,儘管外界對大堡礁的預測十分悲觀,但如果及時採取行動,其仍然有恢復的希望。 “如果我們真正著手認真工作,實現1.5℃以內的變暖規模,仍存在著微弱的希望。如果我們在未來10 或20年裡推遲削減溫室氣體排放的行動,那麼我們將超過1.5℃的目標,並可能超越2℃,我們已經沒有能浪費的時間了。”

IPCC報告同時顯示,截至2100年,全球海平面將在全球變暖1.5℃的情況下降低10厘米,這減少了1000萬人口正面臨的生存威脅。這是因為,相比氣溫上漲2℃,將變暖規模維持在1.5℃及以下水平,可以避免許多氣候變化的影響發生。乾旱及暴雨包括熱帶氣旋發生的風險,在2℃時發生的概率要比1.5℃要高。而對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包括物種滅絕)的影響,亦是如此。

該報告證實了海平面上升對世界各地沿海地區造成的嚴重風險,包括澳洲的太平洋鄰國。日益加劇的氣候變暖將加劇小型島嶼和低窪沿海地區遭遇海水入侵、洪水和基礎設施被破壞的威脅。

與此同時,與氣候有關的健康、生計、糧食安全、供水和經濟增長的風險將隨著全球升溫1.5℃而增加,並在2℃的情況下進一步惡化。隨著氣候變暖的惡化,貧窮和弱勢人口也將隨之增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