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政府公佈人口計劃:移民“下鄉”真要來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澳洲在2018年迎來了又一人口里程碑。今年8月7日,澳洲人口突破了2500萬大關。自那時起,關於人口增長速度過快、大城市擁堵和移民人口過高的討論便從未停止。在此背景下,關於強制移民前往澳洲邊遠地區定居的計劃成為了聯邦政府的關注焦點。 9日這天,澳洲莫里森政府主管相關事務的城市及人口部長塔奇(Alan Tudge)在他任職後的一次重要講話中重啟了這一想法。

強制移民“下鄉”的政策或許真要成為現實了,這對想要移民至悉尼和墨爾本等大城市的人而言,並不是件好消息……
新聞報導,這位部長當天在孟席斯研究所(Menzies Institute)的演講中指出,即至少45%的永久移民將被強制在澳洲邊遠地區生活5年,這將迫使他們前往像南澳等邊遠地區居住。據介紹,僅在2017至2018財年,擁堵已導致澳洲損失250億元(澳元,下同),並將在2030年前飆升至400億元。塔奇還說,悉尼的高峰時段通勤時間要比非高峰多了65%,在墨爾本,這一數字為55%。而澳洲的人口已經增長了375萬人,幾乎是前10年增長速度的兩倍,相當於每年增加了堪培拉這一個城市之多的人口。在悉尼和墨爾本,淨移民人口是主要的人口增長因素,其在過去10年裡佔據了全國總人口增長的60%。此外,臨時移民也快速增長,每年大約增加7萬人。

塔奇部長承認,更多且更多樣化的人口會有許多好處。 “更多的人口意味著更強勁的經濟,這也會為澳洲人帶來更多機會。然而,這同時也帶來了挑戰。其中,最大的挑戰就是給城市造成的擁堵壓力。尤其是悉尼、墨爾本,及昆州的東南部。75%的人口增長發生在我國這三個人口最多的區域。”

根據此前數據顯示,87%的技術移民紛紛湧入了悉尼和墨爾本,另外還包括近乎所有的人道主義難民。這名代表聯邦政府的部長表示,將移民送至邊遠地區或人口較少的州,是政府正在考慮的四部分戰略中的一部分。那些持家庭團聚簽證來澳的移民不會因此受到影響。
然而,聯邦政府還未決定好移民將被送至哪些地方,或以何種條件將他們送去。塔奇介紹:“有些地區的工作是人們無法到那就能從事的”,“將新移民的技能與鄉村和邊遠地區短缺的技能相匹配是這項計劃的成功關鍵”。

一個多月前,莫里森新組建政府上任伊始,《澳洲人報》就曾報導稱,政府正在考慮一項計劃,以要求部分新移民在悉尼或墨爾本以外的地區定居5年。兩名政府消息人士已經證實,最長5年的邊遠地區定居期限將是擺在政府面前的人口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名政府高層消息人士證實,在自由黨領導人“政變”前,前總理譚寶領導的政府已經討論了邊遠地區定居時間表。在5年的版本下,新簽證條目將適用於技術及家庭移民項目下的新移民類別。但在某些情況下,這一新簽證還將適用於難民。據悉,5年的強制定居期限將作為一個門檻。當期限結束後,由於與當地社區建立了聯繫,如就業和兒童入學等情況,許多移民可能會選擇留在邊遠地區。政府也理所應當達到了目的。

事實上,這一構想的新計劃與現任總理莫里森曾經的表態是互相矛盾的。早在2010年,還是聯邦反對黨成員的莫里森曾反對時任工黨政府提出的類似計劃。他說:“一個人口部長竟然難以置信地將人口移來移去(就像以前從未這麼做過一樣),想要以此方式解決問題,這是錯誤的希望。我認為,將這一計劃作為現實選擇對澳洲人是不公平的,不論在短期和長期時間內都是如此。”如今,尷尬的總理試圖澄清這些批評,他表示,自己的政府並沒有考慮到當時的工黨提議。

《衛報》指出,到目前為止,聯邦政府也沒能提供關於這一“下鄉”計劃如何運作,或如何實施的細節內容。城市及人口部長塔奇在發表演講前曾透露,澳洲已對所有類別的簽證附加了條件,他暗示稱,當前適用於其他簽證類別的處罰措施(如取消簽證等),可能會延伸至離開邊遠地區的移民身上。

而澳洲執政黨的競爭對手——工黨已承諾,將在當選政府後建立一個獨立機構監測澳洲勞動短缺的狀況,並對全澳供應勞動力。工黨發言人奧康納(Brendan O’Conner)稱,反對黨會檢驗政府的這一提議。但他表示,聯盟黨政府在過去5年裡確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緩解首府城市的擁堵。 “但在這個問題上必須非常小心。在這個國家的許多區域,並沒有很多工作崗位。實際上,在澳洲許多邊遠地區,失業率非常高。”他認為,通過移民程序將人口轉移至邊遠地區的注意可能會加劇問題的產生,並不會使澳洲變得更好,因為邊遠地區的失業率更高。

除反對黨外,新州工會也對政府的提議表示反對。工會秘書莫雷(Mark Morey)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當你強制打工度假者在邊遠地區停留88天時,我們已經看到了發生的一切。你們粉碎了他們能夠協商的能力,並導致了剝削現象的猖獗蔓延。塔奇的最新’思想泡沫’也與此沒什麼不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