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奶奶花4萬買塊地 今年估值飆至500萬 但她卻哭慘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澳洲奶奶花4萬買塊地,今年估值飆至500萬,但她卻哭慘了痛罵坑爹…這真可以稱得上是當代魔幻現實主義的故事了…

試想一下,如果你多年前花了幾萬塊錢,買了一塊兒地皮,現在政府告訴你(注意是政府正兒八經的估值,可不是什麼野雞市場估價哦),這塊地值將近500 萬了,翻了125 倍,你是不是做夢都要笑醒?

這樣的事兒最近就發生在墨爾本,但故事的主角並沒有笑醒,而是快哭瞎了…
1982 年,瑪麗·戴克斯(Mary Daicos)和丈夫一起在墨爾本北部的 Wollert 買了塊4公頃的荒地。

在那個年代這片區域基本沒什麼人,離墨爾本市區也很遠,所以雖然土地面積大,夫婦倆只花了4萬多澳幣,就拿下了這塊地。
那時候瑪麗奶奶和丈夫養了些家畜,牛羊之類的,就放牧在這片地上,日子過得悠閒自得。但天有不測風雲,後來老爺爺去世了,剩下瑪麗奶奶自己,又要照顧孩子,沒有能力再飼養動物了。

於是,這塊地也就被荒廢擱置了,一擱就幾十年…
如今已經85 歲的瑪麗奶奶垂垂老矣,怎麼也不會想到,在35 年後的2017年,一封本地政府寄來的信,又把這塊地,攪進了她本來平靜的晚年生活中…
2017 年,瑪麗奶奶收到一封 Whittlesea 當地市議會的市政費單,把她嚇了一大跳,上面顯示在她名下的這塊地皮目前已經升值到 87 萬澳幣(約435 萬人民幣)!

按規定需要繳納市政費 3071 澳幣(約 1.5 萬人民幣)。
在澳洲購買過房產的人應該都很熟悉這個費用。市政費一般一年繳納一次, 也可以分期付款按季度交。這是澳大利亞本地的市政廳對管轄區內所有業主(包括居民和企業)徵收的費用。

這些收來的錢會用於本地的基建、市容維護、垃圾處理等等。每年需要交的市政費取決於當地市政廳每年稅收總額和物業的價值。一般而言,市政費和房價成正比,你的房價越高,政府收的市政費也越高。

雖然名下的地值這麼多錢,但瑪麗奶奶生活可並不富裕,尤其丈夫過世後她一個人辛辛苦苦養大孩子,並沒有什麼積蓄,而且她不想賣掉這塊地, 畢竟有曾經和丈夫一起生活的回憶。

可是欠政府的錢不能不交,於是瑪麗奶奶申請了分期付款,每季度付幾百塊,算是還清了這個市政費。

然而沒想到噩夢並有結束,而且更嚇人…
2017 年以來大墨爾本地區的整體開發,提出了對 Wollert 這個區進行了重新規劃(rezone)。在澳洲的大家都對 rezone 這個詞很熟悉,這個詞不亞於在國內看到“拆遷”兩個字。

當然,澳洲的 rezone 不一定非要拆你的 房子,但它意味著區域重新開發和投資,那麼這個區的房子和地價一般都要大大升值。
2018 年,Wollert 區所有的居民都收到了新一年的“驚喜”——市政費賬單。

果然都漲了很多,但沒有任何一戶能比的上瑪麗奶奶收到的“驚喜”。賬單上顯示,她名下這塊地已經增值到 484 萬澳幣(約 2400 萬人民幣)! !今年的市政費是 12,324 澳幣(約 6 萬人民幣)。

這個消息可是差點把老奶奶嚇暈過去,沒想到自己三十多年前花 4 萬買的地居然漲到現在這種地步。

市政府官員Helen Sui 說,新的區域規劃著重提到了瑪麗奶奶擁有的這塊地皮,因為早年一直被劃歸為農業用地,所以沒有什麼開發價值,但現在這裡可以用來發展輕工業了,地大又臨近墨爾本,身價自然是應聲暴漲。

地價漲了這麼多,瑪麗奶奶現在已經是身價百萬澳幣的老太太了,可她一點也沒開心起來,因為退休多年的她根本交不起這一萬多澳幣的市政費啊, 老人家愁哭了。

於是在家人的勸說下,奶奶終於無可奈何的決定賣掉這塊地了。這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畢竟年事已高,把地賣給房產開發商,做個開心的富豪老太太安心養老,也不用再發愁市政費這些小錢了。

然而,事情要是真這麼簡單,就好了,因為瑪麗奶奶的地,根本賣不出去…

決定賣地後,瑪麗奶奶接觸了很多房產經紀,一開始大家都爭相來看地, 但後來都沉默了。據了解,根據市政府的規定,這塊地皮有一部分臨近一家採石廠,這個廠給整個區域開採提供地產開髮用的沙土、岩石塊等。由於開採工藝屬於特殊作業,也有例如爆炸的安全隱患。所以工廠附近不允許蓋房(Planning rules ban construction on the back quarter)。
此外,這塊地皮的前面被劃歸成了交通主幹道艾坪路(Epping Road)的擴路區,肯定會影響地皮的開發。

更坑爹的是,由於 2017 開始的區域重新規劃,這 4 公頃土地如今都變成了附近一個垃圾填埋場的氣味緩衝帶(Environment Protection Authority odour buffer from the nearby Wollert Landfill)。

附近的這個垃圾填埋場要接納整個 Wollert 的各種垃圾,按環境規定在氣味緩衝帶內的區域也是不用建居民樓的。
這些消息宛如一道道閃電劈向瑪麗奶奶,也把政府給出的 484 萬地價,越劈越低。

有家房產中介跟他們說,這塊地根本不可能賣到 400 多萬,附近有個跟著塊地差不多大小的地皮,還帶一棟三房的小別墅,也才買了 173萬澳元而已。

對於瑪麗奶奶這塊地的處境來說,如果能賣到幾年前的估價就已經是非常不錯了,那可能只有幾十萬澳幣而已(因為 2017 年的估價是 87 萬)。但現在即便賤賣,也根本連想出手的買家都找不到。毗鄰採石工廠、交通主幹道擴建區,附近有個垃圾填埋場,地塊上還不能蓋房子。那這塊地的價值還剩什麼呢?

目前幫助瑪麗奶奶和家人處理法律和地皮問題的 Kate Donaldson 女士表示, 這塊地除了能放牛牧羊沒有別的用處了,但誰會出 400 多萬澳幣買這樣的地放牛呢?
截止成稿時,瑪麗奶奶已經在家人和專業人士的幫助下,向Whittlesea 市議會提出了重新評估的要求,當地市議員Bronwyn Halfpenny 女士說,她懷疑市議會的相關部門在評估地價的時候根本沒有仔細考量週的各種規劃和環境限制,才導致這樣一張逆天的地價單,給瑪麗奶奶造成了很多困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