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保守派把恐襲的黑鍋甩給歐洲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紐西蘭基督城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澳洲左翼和右翼政治人物紛紛發聲。昆士蘭州的極右參議員弗雷澤·安寧(Fraser Anning)將槍擊事件歸咎於穆斯林移民,他在推特上寫道:「還有人質疑穆斯林移民和暴力事件之間的聯繫嗎?」

安寧反穆斯林言論引來廣泛抨擊。3月16日,安寧在出席一場活動時一名17歲的男子手拿雞蛋向安寧的後腦勺拍去,安寧也立刻轉身掌摑還擊,兩人隨即發生打鬥。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目前有百萬人在線上聯署要求罷免安寧的議員資格。

在這種背景下,持保守立場的《澳大利亞人報》發表了記者Paul Maley 的文章,試圖說明恐襲槍手Brenton Tarrant(布蘭頓.塔蘭特)的世界觀是在歐洲形成的,與澳洲關係不大。以下是記者Paul Maley的文章:

基督城槍手塔蘭特的種族主義信仰在歐洲旅行期間孕育

紐西蘭基督城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澳大利亞政治領域似乎進入了全國性的文化自虐狀態,希望尋求槍擊事件與澳洲政治和社會觀念的聯繫。

但是, 雖然殺人惡魔布蘭頓. 塔蘭特在新南威爾士的格拉夫頓出生並長大,但啟發他殺人的意識形態直接來自歐洲古老的種族主義和中世紀基督徒的狂熱偏執。

根據內政部長Peter Dutton的說法,塔蘭特2014年離開澳大利亞以來並不關注澳洲事務。塔蘭特過去三年在澳大利亞僅僅度過了45天。

塔蘭特的種族主義意識形態似乎完全是他旅居歐洲時形成。他的74頁自白宣言高度關注近年發生在歐洲的事件,包括恐怖襲擊,北約領導的科索沃戰爭,2017年法國大選和「全球化分子」馬克龍上臺,把伊斯蘭土耳其從北約清除出去的必要性,建立「一支統一的歐洲軍隊」等等。

他沉迷於對穆斯林「入侵者」的仇恨。歐洲各地的種族主義者共同認為,穆斯林移民的高出生率意味著歐洲大陸白人人口比例的萎縮和白人社會的慢性自殺。

塔蘭特不承認進入法國,比利時,德國和西班牙的第一代穆斯林移民出生的孩子是法國人,比利時人,德國人或西班牙人。在他這個偏執狂眼中他們是「穆斯林」。塔蘭特的「鮮血與土地」 的世界觀中,種族就是終極宿命。居住在法國的摩洛哥穆斯林移民將永遠是摩洛哥穆斯林,無論他的法語變得多麼流利。他們的孩子也一樣,世代延續下去。

塔蘭特對1683年維也納圍城,哈布斯堡王朝擊退奧斯曼帝國的入侵津津樂道。他熱衷於鼓吹新的基督教十字軍東征。

塔蘭特的宣言是卑鄙的東西,但它沒有提到澳洲與種族,移民相關的政治人物和事情,例如韓堔Pauline Hanson,天空新聞頻道的晚間節目或任何其他右翼的可以當作政治調味劑的事件。

在塔蘭特的宣言中,「澳大利亞」或「澳大利亞人」這個詞只出現了11次。相比之下,「法國」或「法國人」出現22次,「美國」或「美國人」出現16次,而「歐洲」或「歐洲人」出現102次。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澳大利亞的右翼極端主義正在逐漸失控。澳洲2014年以來被粉粹的15個恐怖主義陰謀中,只有一個與右翼極端主義有關。

根據現有證據,任何在弗雷澤.安寧和基督城恐怖事件之間畫直線的人,只能畫出一個非常非常彎的長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