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租房压力前20的选区竟然都集中在这个地区,只有一个例外!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一项研究显示,澳大利亚租房压力最大的前20名联邦选区集中在以工党控制的西悉尼,以及主要由联盟党控制的新州和昆州偏远地区。

新南威尔士大学为Everybody’s Home活动所做的研究显示,Fowler的租房压力居全国之首,44%的家庭(总计8117户)生活在租金压力之下。

Fowler包括悉尼西部郊区的Cabramatta和Liverpool,Fowler由工党的Chris Hayes占据。

紧随其后的是远西悉尼的McMahon(由影子财相Chris Bowen执掌,43%的家庭面临租房压力)、位于新州和昆州边境的Richmond(工党43%)、Blaxland(工党42%)和Watson(工党42%)。

住房压力适用于将收入的30%或更多用于支付抵押贷款的家庭。而与住房压力不同的是,租金压力主要集中在低收入家庭。在这种情况下,该指数衡量的是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二人群,将其收入的30%以上用于住房成本。 租金压力主要集中在远郊区和偏远地区的席位上,这些席位在传统上被视为负担得起的区域。这表明,这一问题并非悉尼和墨尔本市中心的主要问题,因为这些地区收入较高,住房更容易支付。

在房租压力最大的20个选区中,只有一个选区不在新州和昆州主导的名单之列,那就是位于南澳东南位置的Kingston。 “住房负担能力并不是千禧一代所经历的一种内城现象,” National Everybody’s Home运动发言人Kate Colvin说。 “悉尼西部、新州和昆州等传统上经济实惠的地区,租房难的人比澳大利亚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数据还显示,传统上负担得起的市郊席位,如阿德莱德的Kingston、墨尔本北部的Calwell、塔州的Braddon和珀斯东南部的Burt,都感受到了租金压力。” 排在第六位的是位于新州中北部海岸的Lyne,该地区由国家党的David Gillespie把持,感到租金压力的住户占据42%。

紧随其后的是昆州的Hinkler,其中包括租金压力达41%的Bundaberg,由国家党的Keith Pitt把持。 新州东北部的Page(国家党支持率40%)、昆州以黄金海岸为中心的Moncrieff(自由党支持率40%)和新州北部的Cowper(国家党支持率40%)跻身前十。

由于房价上涨速度快于工资上涨速度,所以尽管借贷成本下降,但自有住房却在下降,租赁体系也存在弱点,租赁体系一度被单纯视为拥有所有权的垫脚石。但对许多人来说,这正日益成为一种长期选择,有必要对租期长短和安全等问题的相关规定进行全面改革。

UTS建筑环境教授Heather MacDonald周二在CEDA的一次活动上说:“对于更大比例的人口来说,租房确实是一种新常态。” 慈善机构Anglicare本周发布的另一份数据显示,按年龄领取养老金的人能够负担得起的私人租赁住房已降至6年来的最低水平。

无法在私人市场租房的老年人将越来越早地被迫进入养老院,比如他们在60岁就进入养老院,而平均进入养老院的年龄在80岁,该慈善机构警告称,这将增加公共支出,因为这意味着能够在家安享晚年的人将更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