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爆發,針對澳洲華人的種族歧視增多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澳大利亚华人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恐惧和谨慎态度造成了种族歧视情况的增加。

Chinese-Australians say they have seen an increase in online and in-person hostility since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began.

澳大利亚华人表示,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他们受到了不断增加的恶意,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反华情绪增加的不满。

全球范围内已经有超过8100人确诊,至少170人死亡。澳大利亚目前已经有9例确诊。

27岁的Pan是一名澳大利亚公民,背景为马来西亚华人,她说自从经历墨尔本的一起事件之后就感觉到不再安全。

她对SBS说:“我坐在有轨电车上,一名白人男性过来坐在我旁边,然后开始说中国人如何到处传播新型冠状病毒。”

“我告诉他说,这不是特定某个种族,但他还一直在说这是他从新闻上看到的。作为一名亚裔女性,在公共场合已经让我感到不安,我无法在这些场所感到完全舒适或安全,这一事件加剧了这种感觉。”

黄金海岸的外壳医生Rhea Liang在推特上发了一个患者开的玩笑,这名患者开玩笑说因为担心被感染而没有和她握手。

Liang医生在推特上说:“我还没有离开澳大利亚,这并不是明智的健康预防措施,这是种族主义。”

Pan说,最让她感到沮丧的是某些媒体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表述方式“缺乏批判性思维”。

超过5万人在网上签署了请愿书,要求《先驱太阳报》和《每日电讯报》就其报道进行道歉。

Pan说:“我最生气和担心的是,这一切都加剧了反华情绪,而对于受影响的人却没有表现出同情心。”

“这让我感到非常沮丧和愤怒,因为媒体和网络的错误信息和种族主义观点实际影响到了少数族裔。”

“而且,令人震惊的是,还有一些机会主义者正以此为目的散步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

“恐惧、失落和孤独”

22岁的澳洲华人Grace在采访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氏,因为“担心更多种族歧视的出现”,她注意到网络上种族歧视的言论变得越来越普遍,便开始收集有关种族歧视言论的截图。

她对SBS说:“这些言论出现在和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文章,有时这些评论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和同意。”

“这让我感到害怕、失落和孤独。”

Grace说,尽管成为种族歧视的目标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的发展,这种情况恶化了。

她说:“在过去一年中,我曾多次在公共交通上受到种族歧视,并且有人对我说‘离开这个国家’。”

“我现在乘公交都很小心,但现在这些评论如此流行,我很害怕继续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Grace说,和丛林大火危机相比,一些澳大利亚人对冠状病毒爆发受害者的反应有所不同。

她说:“在大火期间,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很多帖子,是我们希望看到的那样,充满了对人类和动物的痛苦、爱和悲伤等情感。”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又一个的评论,让我感觉像我这样的人的痛苦并不重要,甚至还应该被庆祝,至少是对那些人来说,我甚至都不如动物。”

“我还看到有人因为像我这样的人的遭遇而感到开心。”

“我们不允许这样”

澳大利亚少数族裔社区联合委员会(Federation of Ethnic Communities Councils of Australia,FECCA)表示,他们注意到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期间“种族主义和反华言论的增加”,并呼吁人们在遇到时指出来。

FECCA主席Mary Patetsos说:“这种言论和行为让人们感到不安全,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不允许这样的言行变得正常化。”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让有种族主义观点的人以新型冠状病毒为借口来侮辱澳大利亚的华人群体。”

“我们的领导人,乃至所有澳大利亚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反对反华情绪。”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说,其无法发表评论以免收到“任何可能的投诉”。

Prime Minister Scott Morrison at the National Incident Room of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in Canberra

除了澳大利亚意外,反华情绪也有所增加。

许多发过的亚裔也抱怨说遭到了不公对待,使用#JeNeSuisPasUnVirus我不是病毒等标签,抗议当地报纸上刊登“黄色警报”和“黄色危险”等新闻标题。

日本箱根镇的一家商店张贴了标语,上面写着:“任何中国人都不得进入商店,我不想传播病毒。”

超过10万名新加坡人也签署请愿书,呼吁政府禁止中国公民入境。

分享: